九殷

目前沉迷W遊戲(相見恨晚ING

※無藥可救的CP腦,與All和拆皆不相容

[STUCKY/瓶邪/GGAD/最遊三空]

只若初見 [最遊記 三空 轉世梗]

只若初見


今年冬雪聽說會來得特別早。

 

養父光明七早八早就準備好曬得蓬鬆的棉襖,每天早晨都期待地拿著衣服往他身上比了比,孩子氣地念叨著今天應該會下了吧!下了要穿新衣服跟爸爸打雪仗喔江流。

然後在自家養子癱著臉的眼神示意下,發現窗外仍是無塵的明亮藍空的殘酷事實,於是轉換為不甘心地嘟囔又被騙了啊的一臉抑鬱。

簡直不知道誰才是年齡較長的一家之主。

 

他只好敷衍地安慰幾句,在傻爸爸依依不捨的叮嚀下背著書包跨著腳踏車出門,齒輪聲骨轆轆地輾過前往學校的街角,擦肩而過的同學三三兩兩,或尖或圓耳朵於初冬的清晨微微泛紅,在陽光下顯得特別清晰。

人們都說,這是人與妖最美好的紀元,關於五百年前那場血腥殘酷的動亂,只剩歷史課本記載的寥寥數筆,和慶雲寺裡供奉的三藏一行雕塑能窺見點傳說的吉光片羽。

 

「江流!說過今天早上輪到我們班參拜!你又走錯了!」

恍神間,迎面跑來的紅髮高中少女插腰攔住腳踏車的前進,屬於班長的目光異常嚴厲,帶著不容反駁的絕對威壓。

「……」

嘖,都忘了學校最近窮極無聊又組織了去慶雲寺的校外教學。

雖然想翹掉,但既然都被提醒了,眾目睽睽下他還是起手掉轉龍頭,將方向調往巍峨的金色廟宇。

 

身為最高僧玄藏三藏主持過的最初也是最後一個寺院,慶雲寺幾百年來香火未曾見衰,尤其供奉著當年西行的三藏一行人的大堂,更是訪客如織,甚至設有專人導覽,比起祭祀之地,倒更像觀光名勝。

他跟著熙攘的人群湧進大堂,三藏一行的等身雕塑被供奉於中央,呈三角排列,沙悟淨與豬八戒立於後方,肩膀微微挨在一起,前者舉著月牙形的彎刀,嘴角勾著痞氣的微笑;後者雙手抱圓,鏡片後瞇細的眼溫和又堅定,是戰鬥,也似在守護。

最前方,玄藏三藏盤膝於地,雙手合十作誦經狀,低垂的眉眼疏離又莊嚴,石刻的經文在肩頭無風拂動。

完美的三角陣容,他卻從第一眼,就感受到強烈的違和感,和莫名的焦躁。

缺少了什麼,某個非常非常重要的……

 

「這肩頭上披掛著,是屬於三藏最高僧才能持有的天地開元經文,分別有五部。玄藏三藏大人擁有的即是魔天經文……」

解說僧侶的叨絮打斷了怔忡,他收回飛散的思緒,邊可有可無地聽著,前者卻突然話鋒一轉:

「題外話,雖然石雕看不出來,但傳說中,玄藏三藏大人生得一雙紫色的眼睛,和太陽般燦爛的金髮。」

頓了頓,導覽者視線在人群中梭巡了一會,突然對上他的,抬手指向參訪者胸前的名牌,微微一笑:


「正好跟你一樣呢,江流施主。」


好奇目光聚集了過來,被點名者不適應地皺起眉頭,倒退隱向身後的人群,從廳堂側邊的窄門溜了出去。



※此處應有tbc,但不確定有生之年會不會填完(迷茫

小猴子還沒機會出場,嗯明明最初想寫這一幕是為了讓他們重新相遇來著。

腦洞就是一個夢,巍峨的殿宇,三藏一行人的雕塑被永世銘記,卻獨獨少了孫悟空。

然後轉世的三藏就和被遺忘的小猴子相遇了,在漫天雪花中。

好了講完了這故事就當完結吧(自暴自棄


題外話的題外話:最近特別想寫遊戲王初代闇表文,W遊戲真是相見恨晚嗚嗚嗚嗚,法老王裝扮太好看了吧人生第一次迷戀上黑皮角色!

至於Aibo........他就是天使啊!沒錯就是天使(詞窮


不過大概也得先找到工作,太廢又太喪了最近。


胥子 2018

初夢 [最遊記 三空] 

(修改再發)所以說為什麼會被屏蔽啊明明連安全帶都不用繫(?

圖片徹底死了,直接上文字版吧(嘆氣


初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**CP最遊記三藏X悟空

**有一點點肉湯,應該不用繫安全帶那種(吧

 

 

那一天的蟬聲特別吵雜。

 

「啊啦,悟空,你最近好像長大了不少呢。」又完成了一件三神佛指定的委託,回來進行報告的綠眸青年看著竄出門迎接自己的小猴子,略帶驚訝地說。

「真的嗎!八戒!」悟空一臉受到鼓勵的雀躍表情,踮起腳尖跳了跳「我也覺得我最近長高了很多!」

「嘖!還不是一樣矮不嚨咚的。」最高挑的紅髮男子叼著菸嗤笑著反駁,又伸手揉亂了少年蓬鬆的棕髮,引得後者一陣跳腳:「才沒有!亂說什麼呢你這臭蟑螂啊啊啊不要亂弄我的頭髮!!」

「哈哈,雖然長大了還是一樣很有精神呢。」八戒老師笑瞇瞇地做個小結。

「啐,這就算長大了,喂猴子,你初精來了沒?不知道初精?就是早上起床有沒有覺得胯下黏……啊!」科普的話語止於一聲慘叫,悟淨表情扭曲地看著踩在自己腳上的某人的鞋「八戒你……!」

「悟淨。」青年的表情還是很溫和「悟空還小。」

「說他長大的不是你嗎……」

瞇瞇眼微笑。

「……對不起老師我錯了。」

 

「對了,三藏呢?」

「三藏出門了!中午以後才會回來!」

「搞什麼,那不就白跑一趟了!」

「啊啊肚子餓了!」

「只好改天再來了。嘛,機會難得,不如一起去吃個飯前點心?我知道對街新開了一家酒釀湯圓,聽說味道不錯。」

「好啊好啊!」

「猴子你只要吃的什麼都說好吧,還有八戒等等這吃東西的順序不太對吧?」

「不要叫我猴子!你這討人厭的紅色河童!」

 

嬉鬧的三人走出午前的慶雲寺,蟬鳴不絕,陽光從頭頂明幌幌地灑落,眼前一切彷彿都鍍了一層金光般耀眼。

如果三藏也在就更好了。

蹦跳地走在最前頭的悟空分神想著。

湯圓很好吃,甜甜糯糯還帶著酒香,三藏每次外出回來心情都不太好,要是能一起吃然後開心起來就好了。

啊決定了!跟八戒悟淨吃完飯前點心,下午再跟三藏來吃飯後的!

他有點興奮地計畫著,甚至回寺吃完飯後開始頻繁地往寺院門口跑,盼著金髮紫眸的最高僧出現。

 

 

悟空的計畫終究沒有實現。

 

那一天午後回來的三藏異常暴躁,近乎嚴厲地斥退了所有想靠近的僧侶,他偷偷地繞到發火的最高僧身後,想揪住一角袖襬,卻估錯距離碰觸到袖襬主人的手腕,平時溫涼的肌膚竟透出不正常熱意,燙得他反射性地縮起指尖,又急急忙忙抓住。

「三藏你發燒了嗎?」沒有大聲喊餓的情況下,悟空尚還稚嫩的嗓音聽起來軟軟糯糯,仰起頭看向紫眸青年的的金瞳滿是擔憂。

酒釀湯圓開心計畫什麼的,瞬間被小猴子忘得一乾二淨。

被碰觸的最高僧僵了僵,接著像是在忍耐什麼,繃著臉揮開不屬於自己的柔軟「別碰我!」喑啞嗓音帶著前所未有的嚴厲,和壓抑。

然後寺廟的最高主持大踏步進最近的廂房,碰地關上門,伴隨左輪手槍填裝子彈的喀擦聲,嚴詞喝令寺僧們管住所有人,所有生物到晚膳前都不准靠近。

極重的咬音帶著凜冽的殺意。

僧侶們馬上戰戰兢兢地拖走了還想湊上前的小猴子,又找了負責打掃後院的小沙彌協助看管。

 

小沙彌還是孩子心性,平常最大的興趣就是溜出寺廟偷聽天橋下八卦說書。跟悟空也玩得好,常常給他偷偷塞糖霜豆子吃,如今見小猴子離開飼主悶悶不樂,便挑些最近聽到的有趣八卦跟他分享。

 

小沙彌說,三藏大人今天是被請到鎮上最有錢的柳員外家做祈願法事。

據說,柳員外有個捧在心尖尖的寶貝明珠,是方圓百里第一美人,及笄後提親者可以從員外家門口繞著城鎮排三圈再反方向排回來,活活說破了三個媒婆的嘴。小沙彌搖頭晃腦地補充。

但柳小姐眼高於頂,排在面前的一個都不喜歡,柳員外因此愁了很久。

卻聽說從今年四月初八,柳小姐到咱們慶雲寺燒完香回頭就病了,連續幾個月臥床不起,上門的大夫一個個都查不出病因,街坊間卻悄悄傳言,柳小姐這是害了相思。

沐佛節害相思,這月老線該是佛祖世尊牽的,就是不知道這幸運兒是誰,柳員外是出了名的寵女兒,就算寶貝千金看上的是路邊乞丐,也能成上門女婿,瞬間少奮鬥三十年……說到後來小沙彌敘述越發不靠譜,不知是學了哪個嘴巴沒門的說書人。

但不知為何這準女婿遲遲沒有出現,唉你說這未來的柳家姑爺是不是傻,竟然要放棄大好機會,總不會是個和尚哈哈哈……哎,悟空小施主?

沉浸在八卦的小沙彌一回頭,卻發現看管的對象不知何時已消失無蹤。

 

如果按造慶雲寺和尚們的設想,這場午後的風波應該已經落幕了。

雖然直到了蟬鳴消隱的晚膳時分,三藏大人仍然沒有走出廂房,而以往總粘著最高僧的悟空也罕見地安靜,默默吃完比以往份量少許多的晚飯就獨自縮回房間。

儘管反常,但這情況比起平常你追我跑雞飛狗跳的狀態,不知省心了多少,寺僧們自然屏除了多餘的好奇心,也沒有召來小沙彌詢問,樂得清淨。

 

另一頭的房間裡,反常的某人仰躺在床上,金色的眼睛睜著大大的,瞳孔卻沒有任何焦距。

他似是在回憶什麼,面皮一點一點地透紅,隨後終於像是受不了地翻了個身,側臥著蜷曲起來,將臉埋進抱在胸前的枕頭。

「太奇怪了……」幾分鐘後,只聽見枕間傳來少年模糊的囈語,接著便是細碎的呼嚕聲。

 

那一晚悟空做了個夢,夢裡沒有食物,他卻感到比任何時候更巨大的飢餓,和乾渴。

奇怪的夢境裡籠罩著燦金色的透明帷幕,像太陽一樣閃閃發光,他著魔地伸出手,實體的光芒卻在碰觸前嘩啦碎裂,金色的細碎顆粒流竄於指縫,他用力纂緊拳頭,卻什麼也留不住,滅頂的悲傷瞬間吞沒,宛如帷幕後無止盡地闃空。

他在闃闇中狂奔,嘶喊著清醒時怎麼也想不起來的名字,直到兩個齒音胡亂地滑出舌尖。

「……三藏!」

黑暗被粗暴地撕開,金髮紫眸的最高僧一臉被吵煩的慍怒,伸過來的手卻是截然相反的溫柔。

 

「三藏。」

畫面跳轉,慶雲寺的午後他踮起腳尖,扒著寺廟廂房的窗櫺悄悄往內望。

這只是今天午後才發生的事。

被發現就糟糕了,但三藏真的很奇怪啊!不會是發燒過頭了,八戒說燒過頭腦子可能會永遠壞掉……他只想看一眼,嗯一眼就好,確認壞脾氣的紫眸飼主仍然安好。

他想著,然後一點一點,推開閉鎖的深色窗扉。

耳畔的背景蟬聲突然被放大數倍,喧囂的長鳴尖銳地彷彿能刮碎陽光,卻又在看清楚房內的瞬間靜寂。

 

他當下並不明白他看見了什麼。

 

褪去代表最高僧雪白法袍的青年仰頭靠在牆上,貼在臉側的溽溼金髮遮掩住一切表情,只能聽見斷斷續續的壓抑喘息,戴著黑色皮質手套的手指往下包裹著動作,動作很陌生,他愣愣地看著,卻不由自主地,慢慢夾緊雙腿。

三藏很奇怪,但他好像變得,更奇怪。

喉嚨艱澀地蠕縮著,瘋狂的饑渴在體內灼熱咆嘯,儘管他甚至不清楚他到底在渴望什麼。

某種過度貪婪地靠近、擁抱、交換、碰觸。

佔有與被佔有。

 

「三藏。」

 

而後他猝然驚醒,舌尖砥著夢境最後呼喚出的名字,感到下體一陣濡濕,帶著陌生的黏膩。

 

 

大綱後續:

1.悟空躲了三藏整整三天,直到再度來訪的淨八二人為他完成上次中斷的生理科普(主講者八戒老師)。

2.玄藏三藏大人在持續低氣壓了三天後,終於在一碗酒釀湯圓下放過了宛如驚弓之鳥的慶雲寺(共食湯圓者孫悟空)。

3.沙悟淨不小心猜出了小猴子的初夢對象,人生第一次想打死太過聰慧的自己(並決定跟八戒分享祕密)。

 

 

後記:

好久沒寫文,感覺手生得厲害,文風還超跳躍QAQ

不過終於寫出來了,為本命了快十年的CP添磚加瓦,三空大概是我唯一雙擔(?)的同人CP,永遠回答不出更喜歡誰他們兩個都那麼好嗚嗚嗚嗚。

大概是實習壓力過大,一開始其實我只是想粗暴地寫點肉,沒辦法原著三空大概除了車什麼都給了(大誤)。所以這篇文其實是倒著寫的,補前面鋪陳補得超艱辛,我都沒預料淨八會有戲份(失禮

當然最後車也沒有開成,好吧其實我本來就只是想寫悟空的性/啟蒙是三藏這樣(聽起來超糟糕好嗎##

其實我覺得在黑澤爾篇之前,三藏對悟空應該是種不自覺的佔有欲,然後悟空對三藏大概是,呃,純潔的癡(?)漢這樣(神級詞窮

黑澤爾篇後屬性就全昇華了!嗚嗚嗚所以什麼時候遵循原著重製第三部啊(作夢

題外話,其實我只要這兩人在一起什麼都好啊,同個靈魂也行!沒錯所以有沒有人吃齊金邪教啊啊啊(撓牆

最後日常祝願老師能健健康康,平平安安,我愛最遊記一輩子嗚嗚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胥子 2017.9.29